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

科研文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科研文苑 > 正文

工地初体验——西藏

来源:工程管理办   作者:付文涛   阅读:90   更新:2019年11月15日  

    去西藏!通知刚接到的那一刻霎时一惊,脑海中关于西藏的一些信息迅速汇聚:最美的天堂、神奇的天路、虔诚的信徒等等,对那篇神圣的土地充满了无限的憧憬与向往。紧接着,和去过高原的同事聊天后才知道,高原植被稀少、空气稀薄,很多人都对高原适应性不好,高原反应强烈。这一些话语进入我的耳朵,着实让我产生了畏惧。就这样怀着向往与畏惧的心情我朝这片土地走去。

    记得那是一个大雾弥漫的早上,我从成都市内乘车去双流机场,心想着这么大的雾,飞机还能正常起飞吗?到了机场后,浓雾渐淡,在满足起飞的条件后,飞机就从双流跃起,直冲云霄。刚开始的一个多小时内,向下看,是一望无际的绵绵白云,完全看不到云下面的世界。在快要到贡嘎的时候,打开遮阳板,一轮蓝紫色的骄阳刺射双眼,向下看,满是黝黑的岩石,镶嵌着点点泛光的水池,铺满整片大地,遥远处还有数座高山,有白雪依附其上。在贡嘎飞机降落后,我都不敢踩实了、踩重了,脚微垫、小步、缓慢地取了自己的行李后出机场。烈日下,丝毫感受不到冷,只有那遮蔽的阴凉处或那一丝丝清风才告诉你这是12月、大冬天。搭上项目部的车,沿着雅鲁藏布江顺流向下的方向,直到山南桑日县达古风景区,就到了我们的项目部,到时天色已晚,吃过晚饭就休息了。

    冬日的清晨,冰霜铺满了大地,吃过早餐后,随着朝阳的升起,我们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由于气温太低,水里还夹杂着冰棱,为了试验要求,我们对试验用水进行了加热。随后,我们对要进行混凝土拌制的粗、细骨料进行了多次翻拌,还对过干的料子进行了加水淋湿,使其成为饱和面干状态。在所有的原材料准备好后,结合材料的实际情况,通过配合比的设计计算,我们混凝土拌和工作开始了。一瓢瓢胶凝材料、一颗颗骨料、一滴滴水及外加剂精确称量后,通过拌和机的充分搅拌,测其坍落度、含气量,然后装模成型,待到凝固后再脱模放到标准养护室进行养护增强。待到设计龄期后,测试其抗压强度、劈拉强度、抗渗指标、抗冻指标、弹性模量等等,把整个过程中所有的数据、资料进行汇总,出具报告,用于指导现场的混凝土施工。混凝土的试验过程是个体力活,做完试验后的我们浑身是汗,正好和这冰冷的空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天有四时,水电人眼中却只有枯期与汛期。冬天虽然天冷,却是施工需要的枯水期。挡墙的地基承载力需要我们去检测,围堰的颗粒级配及压实度和渗透系数需要我们去检测,永久交通桥的地下桩基混凝土的浇筑需要我们跟踪检测等等。这些河边的试验检测工作的开展,让我真正体验到了冬天在河边吹冷风吹到怀疑人生的那种感觉。腊月二十九我们还在浇筑永久交通桥的桩基,不是我们不怕冷,也不是我们不想过节和家人团聚,而是我们等不起,汛期来了很可怕。记得我第一次冬天去现场时,好奇地问前辈,导流洞建数十米那么大,流过的水只有那么点,不是很浪费吗?前辈笑而不答,说等来年再看。等到来年汛期到来的时候,流量从2000升到3000、4000、5000、6000、7000直至升到将近8000。当我再次看着导流洞的时候,我就明白当初自己是多么的幼稚了。

    在西藏,当然也少不了得空出去看看,领略下当地的人文自然景观。我们生活营地旁边的移民新村,就有佛塔供他们参拜、祈福,当地的老人们坐着的时候不忘转动他们手中的转经筒,偶尔还能见到一路跪拜的朝圣者……。西藏美丽的自然景观枚不胜举,而我到过的地方却少之又少,只遥遥地望过布达拉宫、穿行过唐古拉山口、踏过哲古草原、到过拉姆拉措看自己的前世今生。我们生活和修建水电站的地方就在达古风景区,这儿有来自高原雪山清澈的融水、湛蓝的天空、明媚的骄阳、还有那可爱的参与水电站建设的我的同事们,这些组成的画面也异常美丽。

    一年多的西藏工作生活,给我留下了太多太多深刻的印象,毕竟是我工作过的第一个项目。从前辈们的口中得知,他们刚到西藏的时候,环境比现在差多了,甚至用电都不能充分地供应。相信在前辈们的孜孜不断地付出,以及我们后来建设者的加入下,一个个水电站项目的建成将为当地带去更多的光明,西藏的明天也会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