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

科研文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科研文苑 > 正文

【身边的共产党员】长沙地铁4号线的“小李飞刀”

来源:长沙地铁4号线项目   作者:胡琼璨   阅读:137   更新:2019年08月29日  

    “小李飞刀”来长沙地铁4号线已经两年了,从4号线“新人”正式熬成了“老人”。他的大名叫李亚文,是监测室的一名成员,白白净净的,乌黑的眉毛弯弯两道卧在眉骨上,修也修不出这样的齐整,高高的鼻梁上架着黑色镜框眼镜,吃饭优雅得像中世纪的英国贵族,笑起来咧开嘴露出标准的八颗闪亮整齐的牙齿,如果是在小说里,真害怕他再遇到小倩要演什么人鬼情未了的戏码。一起去爬山,别人感叹的是“啊,真漂亮呀……”,他感叹的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身为一名在一线工作的90后共产党员,工作生活中他说的话最少,干得活最多。可是大家最近逐渐发现,他变了!变成了“小李飞刀”!什么是“小李飞刀”?就是他一“出刀”,对方就会“阵亡”。如,“……婴儿肥。”“你那是腮帮子肥!”他的犀利和幽默,常常让我们被饭噎到、被水呛到、被空气堵到。

    在其他领域“武艺”高强的人,容易让人觉得不务正业,但小李飞刀除了“补刀”厉害外,业务也非常出色,工作方面绝对是正规军中的特种兵!且不说监测内业外业都由他负责,测量方面他也要“扛把子”。“强迫症”的他,经手的资料一定是最工整的,摆放的仪器一定是同一个朝向,办公室里经常拖地的是他,工作更是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因为正处在项目尾工其,常听人说的一句话就是“4号线快完工了,你们应该很好玩吧”。好玩吗?好玩!不过这个“好玩”不是闲,而是咱们的团队有意思,用“小李飞刀”的平凡一天就最能说明这一点。

    早上7:20,电话响了,“喂,碧沙湖要放样。”“好的,我去开车。”

    中午11:30,办公室门开了,“嗨!”,“小李飞刀”提着安全帽,一边关门一边打招呼。看着汗 滴顺着他轮廓分明的脸颊流下来,我问了一句“嗨,今天好晒哦,你这是上工地去了?”“是呢,还是办公室凉快。”说完他就去了里间自己的办公桌,转身后橙黄色的工装好像还在我眼前晃悠。

    下午4:40,办公室门开了,“嗨!”,又是“小李飞刀”提着安全帽一边关门边一打招呼,脸颊上还挂着汗珠,好像更红润了,精壮的手臂微微在反光。“你这是干啥去了?现在现场不是没那么多事了吗?”我问到,“哪会没事呢,砂子塘1号出入口正在施工呢,要布置监测点装仪器。碧沙湖出入口也快要开始了,管线改线要放样……”。前一半的声音在眼前,后一半的声音在里屋,又留下橙黄色的工装在我眼前晃悠。过了一会儿,看他拿着文件出去了,隔着几个过道还能听到有人在叫“李亚文”,说某某事情需要在什么时候完成,隔着老远还能听他高声答道“好的”。

    晚上6:00,走进项目部宿舍,厨房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不用看就知道是“小李飞刀”在洗菜了。他是甘肃人,这两年在项目部的饮食倒是习惯了,但还没有学会湖南的厨艺,于是他就承包了洗菜和洗碗的业务。“大厨,辣椒洗多少?”“肉要全洗了吗?”当日的大厨能享受到来他优质周到的后勤服务,洗菜、递调料、放音乐 ……

    晚上7:30,晚餐完毕,“小李飞刀”正在洗碗。我在办公室看见地上放着几大捆红色的线,就问“这是要干嘛的”。“这是应变计,要装混凝土支撑里的,用来测混凝土支撑的轴力,一个支撑要装几个,线有长有短,长的12米,短的8米。现在砂子塘1号出入口有4根支撑要装应变计。在安装之前先要测试仪器是不是好的,如果装的仪器是坏的或者后期被破坏了,就会很麻烦。明天早上就要去安装了,这些是我都已经检查完毕的”。小李飞刀一边解释,一边抹着桌子。

    晚上8:00,小李飞刀背着一台黄色的仪器准备出门.“你还要去工地?”我问。“没有,我要去办公室处理数据” “那我和你一起呀,我也去”,于是和他一起下楼。“你背着仪器好搞笑,像个修理工”我看着他发笑。“可别小看了这小东西,一整天测的数据都在里边了,没有它可干不了活”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到了办公室,他进了里间,几分钟后响起了键盘击打的声音……

    晚上10:00,“下班啦,早些回去休息。”小李飞刀从里间走了出来。“哈哈,你也是,拜拜”我看了眼自己的电脑上未处理完的数据,无奈地答说。

    这就是“小李飞刀”寻常的一天。近日来,为了抵抗长沙的如火烈日,他的皮肤黑了好几个度,再也不能说是“白白净净”的。还记得2018年5月,碧沙湖站和黄土岭站临时需要加密监测,两个小时测一次数据,测完数据必须马上处理。特殊情况导致人员安排紧张,虽然请了外援,但是密集的监测,让监测室的小伙子们像陀螺一样,连续转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停歇,一天休息不到4小时,吃饭全是打包送去工地。“小李飞刀”既要搞现场又要处理数据,休息的时间更少,有时候还需要通宵。眼看着平日里精神抖擞的小伙子,变得胡子拉碴、皮肤黢黑。那一段时间,有好几个兄弟都因为吃不消打起来退堂鼓,但“小李飞刀”一直坚持到了最后,也未曾抱怨过。在他心里只要认定了这件事必须要做,那就一定会坚持做完、尽力做好。还听监测室主任吕帅说过,曾经在武汉地铁工地的时候,也是“小李飞刀”陪他一起挺过一段异常艰难的时期。于是,我对这个比我还小几岁的小兄弟心生敬佩。

    如今“黢黑黢黑”的小李飞刀,依然还是那个做事最多最踏实、说话最后补刀的小伙子。“水不争而善利万物”,他在平凡的岗位上正是这样的要求自己。八局还有很多像小李飞刀“”这样的年轻党员奋斗在一线,或许没他这样会“补刀”的,或许比他更加活泼,或许有更多才艺加身,不一样的面貌,不一样的习惯和风度,一样的是对于工作的热情和不怕吃苦、敢于拼搏的精气神。我相信这样的“小李飞刀”们一定会有属于他们的非凡。青春正当时,追梦不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