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

科研文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科研文苑 > 正文

阿洪的梦想

来源:白鹤滩项目部   作者:张晓晴   阅读:270   更新:2019年06月21日  

    站在下游围堰向下望去,虽然无法看到电站全貌,但是大坝仓面、二道坝、水垫塘和右岸边坡却一览无余,每当工作告一段落,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落在24号坝段上慢慢搜寻,果然,模板旁边正忙着立钢筋的正是他的父亲,阿洪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2012年,阿洪才18岁。他没有手机,了解外面世界的主要渠道是家里的老牌电视机。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止峰峦雄伟的大山,更有广袤无垠的平原;生活不止安宁恬静,更可以繁华璀璨。在白鹤滩这个地质环境恶劣,常年发生滑坡泥石流,经济发展滞后的村落,这里的年轻人基本都出去打工,阿洪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出去外面的世界闯荡。

    果然,毕业后,他与同村的伙伴商量后,定了去深圳打拼的计划。他们在坑洼不平的土石路上颠簸了八个多小时,虽然都吃了晕车药,可胃里还是翻江倒海了一路,到达昆明后转火车,走了整整30个小时才到达深圳。两天的舟车劳顿虽疲惫不堪,但是看到这个城市时他和伙伴们还是无比惊叹,那是他们从没亲眼见过的繁华璀璨!当时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幸福地生活下去。

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他有着大山般朴实憨厚的性格,勤勤恳恳工作,从不抱怨背井离乡的艰难,一年、两年…五年,他从一名连普通话都讲不好的流水线员工晋升到班长之后,受学历的制约慢慢地没有了晋升空间,工资的涨幅好像还赶不上房租和物价的涨幅。阿洪逐渐变得迷茫起来,自由而充实的生活不知何时变得压抑起来,他一直想在深圳买房定居,可是五年来,明明很努力却始终付不起一套房的首付,即使拼命攒钱,相比着高昂的房价却还是如凤毛麟角一般。眼看着房租“飞”涨,他的买房计划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

    2018年,他已经24岁。就像母亲经常电话里讲的那样“村里你这个年龄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他怀念小时候父亲带着自己进山摘野芭蕉的情景,突然特别想念父母,因为离得太远,过年奖金又丰厚,他一直都没有回过老家。最近一次跟父母视频,他竟然发现父亲长了白头发,听母亲说金沙江边的水电站开始大规模浇筑,缺少工人,父亲就去工地上扎钢筋,这样不仅有固定的收入,还能兼顾家里和田地,他心里一阵酸涩,他知道虽然在深圳还是草长莺飞的四月,在家里估计已经有40℃的高温了。本是很辛苦,母亲却很满意这样的生活。她总是很高兴地谈起家里的情况,说自己经常去工地上帮忙,家里的收入增加了很多;又说搬迁的具体时间已经定下来了,政府会补贴房屋和田地;还说陆续进了很多修大坝的工程人员,镇上比以前热闹很多…他总是跟着母亲的诉说放飞思绪,家里是怎样的模样了呢?

    其实他也想回去,在外生活再好自己却如同无根的浮萍,如果能在家里有一份工作就好了,他经常这样想。可是回去能干什么呢?他不想守着田地生活一辈子。

还有诗和远方!

    2019年的钟声越来越近…阿洪在出租屋里刷着朋友圈,突然看到一条标题为“白鹤滩—世界在建最大规模水电站”的新闻,就随手点进去看,早在2012年他和乡亲们就知道要修电站的事情,据说总投资达到了800亿,光是边坡治理就经历了很久,那时候在开挖阶段,每天都能听到警报声和爆破声,大家都不懂电站要怎么建,可是他和朋友曾好奇地跑到金沙江边看过,推土机、挖掘机、大吊车干地热火朝天,头戴钢盔穿工装的工人们拿着图纸和尺子这儿比比划划那儿比比划划,没几个月就在金沙江上挖了很多坑,听说连着那几座山全都打通了!他当时很震惊,觉得“挖山”这个行为真的是太牛了!但是他当时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在江上修大坝。

    然而,这则新闻让他彻彻底底地认识到水电站的意义:这座宏伟的电站未来是要实现“西电东送”的,深圳可能也要用上它发的电,它作为清洁能源将改变国家火电占比过高的现状,水库建成后,金沙江将变成平湖,兴起的旅游、物流等行业可为村民增加就业机会,移民搬迁也将改善村民的生活条件。他的心波涛汹涌般久久不能平静,一种骄傲之情油然而生。“金沙湖吗?的确适合成为旅游景区呢。”他想。

筑白鹤梦!

    飞机转“滇约”,阿洪10个小时就到了家,昆明下来一路都是高速公路,连备的晕车药都没用上,一路上的风景变化令他不可置信,离家越近水泥罐车越多,七年,他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很多。出去闯生活的乡亲很多回了家,因为“搬砖人”的入驻,理发店、日用品店、车辆维修等必不可少,很多乡邻都做起了小生意,还有一部分招聘进入了工程建设队伍。

    就在那时,阿洪决定了要和父母一样进入施工队伍,一起为家乡的建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他希望自己能见证大坝一节节拔高建成;与10万移民一起搬迁;看到金沙江形成水库,发电蓄水的那一天…

    如今,他来到工地已经半年。每天,他都拿着棱镜杆进行测量,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着大坝的长度。他梦想着等到有一天白鹤滩成为美丽富饶的旅游景区,他就开一家旅行社,给世界各地的游客讲解水电站的故事,将建设者们的身影永远定格在白鹤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