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

科研文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科研文苑 > 正文

吃“苦”这件事

来源:白鹤滩项目部   作者:张晓晴   阅读:68   更新:2019年05月07日  

    我比普通人要少吃很多“苦”药。

    我是娘的第一胎,从小身体健康结实,头疼感冒的次数要比小伙伴少许多。父亲是个极养生的人,坚信感冒在不发烧的前提下需得身体尝试抵抗一周,不治再医。考虑到我尚且年幼,也会让我扛个两天,不好再去看医生。生病的时候,娘非常心疼,病情不重的话就给我选择权,是打针还是吃药,我非常不擅长吃药,必定是选择打针的。

    可是有些药还是避免不了要吃,年龄稍长些时学会了扔药片,我会趁娘做家务活儿的时候把颗粒大和 不容易吞下的药片趁其不备扔到房屋各个角落里,每年家里大扫除娘都能在沙发底下、桌子底下、床底下…发现一些治疗发烧的安乃近。上中学后不与父母在一起了,我已经可以做到挨病,一年到头不吃一次药,可能是身体免疫力强,倒是没出现什么大问题。

    我先生则不一样,据他所说,自己从小身体孱弱,他娘会熬制各种偏方一碗一碗给他喝,我因没喝过中药,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想来应该不难喝,记忆中父亲给娘熬过一段时间中药,是把很多药材放到鸭的肚子里煮,有种别样的香味在整个屋子里飘散,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可从没想过,中药能苦成这样…

    今年初身体不适,误开了中药来吃。我特地告诉医生因为在白鹤滩工作,路程较远,希望多开几副。老中医开了四剂药,说是药到病除。药单开出来一看吓了一跳,药材竟然有三十种,两位医生配药就花了很长时间,先生不由得调侃道,“深山里的药材这么不值钱的吗?”很多,真的很多。一包药装了满满一锅,按照医生的方法熬制出来有两大碗,味道且不提光是闻就让人受不了。第一次喝是深吸一口气,憋着气一口一口硬灌完的,苦中带辣,味道弥漫在口腔和鼻子直冲大脑,因为速度过快,肠胃短时间无法接纳,口腔不停分泌微酸的唾液,我不得不在房前屋后快速走路加速消化,用糖来压制想吐的冲动。晚上认真算了算,四包药喝八日,一日三遍,一顿两碗,要喝上整整四十八碗,顿时心情低落到了谷底,心里觉得无论如何也无法坚持喝完。可是生病真的很难受,两相权衡下,还是每天捏着鼻子,做各种心理建设坚持着灌下去…

    总想,“苦”何其漫长,如何熬得下去?

    没曾想到挨到第三天的时候,味觉和身体好像慢慢接受了定点的酷刑,药味没有之前的浓烈了,喝药时间也大大缩短,喝过药后胃也不会涨的难受。我对喝完四副药增添了很多信心。

    因为有扔药的黑历史,先生担心我对药材动手脚,不会让我插手熬药。我又受不了那股怪味,乐得躲得远远的。可是第四天,我却能心甘情愿地熬药了,熬好后默默地迅速地吃掉,刚开始先生很是吃惊且怀疑,道:“你是不是没有煮够时间?虽不苦但是没有效果的。”后来便习以为常了。我老老实实地过完了吃药的日子。本想着这一劫难过去了要好好庆祝一番,可是吃完最后一碗时,竟也没有很激动的感觉。

    原来,苦,吃多了,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

    我们一路走来,总会遇上各种各样的,觉得自己好像无法撑下去的苦难,经历过之后才明白,苦难并没有那么难以承受。很多痛苦和煎熬都没有那么强大,我们也没有那么弱小,学会承受,学会坚强,再大的坎儿都能挺过去。而坚持过后的我们也将成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