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

科研文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科研文苑 > 正文

桂花酒,思乡愁

来源:茅洲河项目部   作者:王桐   阅读:467   更新:2017年10月09日  
    这是桂花开得最好的几天,酿酒酿蜜,制糕制茶,全仗这几天的勤劳。

    鸟鸣声洋洋盈耳,一时恍惚,犹似春归。离乡的女孩子们一下子雀跃起来,大家结伴去打桂花,拿着长长的竹竿子,轻轻一捣,就散落下来,扑了满头满脸,带回来挑挑练练,筛走叶梗,洗去浮尘,晾干,拌上亮晶晶的白糖,过些时候便是醇香可口的桂花蜜了。迫不及待地去买了各式各样玻璃瓶子,盛了一瓶又一瓶,嘴里叨念着寄给远方的亲朋,每一罐都是满满的思念与祝福。

    金黄的花朵乱糟糟落了一地,顶好的都拿去当作了食材,剩下的却怎么也捡拾不起了,像阴影一样洒在树底下,又入不得口,直催着人听那首曲子“翠凤毛翎扎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才想信步去扫落花,仔细瞧了瞧,却像金黄的太阳光裂裂得碎成一地粉末,明艳活泼,瞧着瞧着整个人都和暖起来。算了,由它去吧。

    桂花酿也是酒中佳品,甘香绵甜,回味悠长。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八月的桂花酒,酿成了乡愁,一醉方休。工程人四海为家,奔走在风里,流浪在水里,所到之处皆是异乡,自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悲壮情怀。然而长时间与家人聚少离多,一年到头也难得有几天的假期返乡,目光所及也不是熟悉的钟楼雁塔、亭台水榭,更没有芳草萋萋或是冰天雪地,甚至没有一碗合口味的红烧肉来温暖疲惫的肠胃,只有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吃食。可还记得葱段蒜瓣扔到锅里煸炒后泛起的浓香?可还记得陈皮八角与五花肉无懈可击的完美配合?可还记得心满意足幸福的守候?晚丁香,肉豆蔻,冰糖上色,大火收汁,起锅盛盘,其实念念不忘的是家乡味道啊。

    我见过陕西人思乡,口里心里极挂念那一碗油泼面,辣子的香,面条的韧,万千滋味凝结成一句“美滴很”。

    我见过苏州人思乡,意绵绵情切切地诉说着大闸蟹的三分蟹白,五分蟹黄。

    我也见过广东人思乡,他们常说起早茶晚茶的闲适,说起流心蛋挞,说起滑嫩的粉肠,说起地道的叉烧。

    但我见过更多的,是湖南人思乡,楚地山水,最巴适不过吃辣椒,不管是步行街的臭干子,还是夜市上沿路的小龙虾摊子,或是清晨早起嗦的一碗米粉,总之要吃辣椒,要吃得红红火火才行。

    试问谁不想回家呢?谁不想让记忆中中的“妈妈菜”温暖自己疲惫的肠胃呢?谁不想与家人一起过团圆的中秋节呢?可是我们不光只有故乡的家,还有工地上的家,这里有我们值得为之奋斗的东西。回家很容易,一张机票我们可以去任意地方,可是为了建设我们的美丽家园,为了改变城市的天际线,为了治水圆梦,还深圳一个清澈的茅洲河,我们留下来了,留在了工作岗位上,这是八局人应有的责任心与担当。

    斟一碗桂花酒,叙一叙思乡愁,纵使留在工地上看团圆月,但是人情还在,心里是温暖的,这里就是我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