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

科研文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科研文苑 > 正文

谁家少年曾白衣

来源:深圳茅洲河项目部   作者:王桐   阅读:853   更新:2017年09月20日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时隔一个多月,我又见到了大春儿,他头发变短了,皮肤变黑了,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还有一双解放胶鞋

一个月前我刚见到大春儿的时候,他还是白白净净的小鲜肉,书生气十足,颇有一番鲜衣少年打马而过的清俊模样。大春儿这个人气质独特,年纪不大却成熟稳重,外表俊朗又踏实肯干。短短一个月,他便把自己锻炼成一个“经验丰富”的测绘员了。

君子端方,温润如玉

大春儿本名叫陈豪,是2017年新分到科研设计院茅洲河测量队的大学生,因为我总觉得他有些像电影《夏洛特烦恼》里的大春儿,个子高高的,带着一点憨厚的傻气,遂叫之,他也不恼,总是好脾气的笑笑。我说,其实你比大春儿帅多了,他笑得更加不好意思了。

他这个人,不爱坐着。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身上太脏了,就不坐了。有时候端着饭碗站着与我们聊天,喊他坐下来,他就憨厚一笑,直接坐在地上了。

我刚来时有很多问题不懂,因此没少麻烦大春儿,每次大春儿都马上放下手里的事,耐心解答。工作上的问题他总能说得有条有理头头是道,施工的内容、方法、注意事项都做了详细的总结,记录在他的手札里。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有他的位置,可大家很少看见他坐在那里,每次见到他都是一身泥土一身汗,我问过他,整天扛着仪器跑工地累不累啊?他只是说,工作嘛,当然要认真做。

谦逊有礼又敬业的男孩子始终是有魅力的。

立足岗位,勇挑重担

因为工期紧任务重,来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怎么休息过,可是和他聊起来,听不到一句抱怨,他总能把话题引到工作上去,约莫着能看出工作狂的影子了。每天闲来时的乐趣,就是听大春儿讲讲现场遇到的事情,让我更深刻地了解到测绘行业的艰辛。

所谓晴时一身汗,雨时一身水,九月的深圳,仍然烈日灼灼,像是要把人给融化,每次架好仪器,没有半个小时,便已经口干舌燥,汗流浃背,可是这并没有阻挡我们测量的脚步。在水环境治理这部分,我一直幼稚地以为这是一个“高大上”的工作,净化一个城市的污水,留下一方净土,何乐不为?直到听大春儿讲了现场的真实情况,才知道环境卫士哪有那么好当。大春说,虽然我们不怎么和钢筋混凝土打交道,但也要在深圳40度的烈日下施工放样。测量井底标高,如果现场工人师傅不在,就要由我们自己搬开几十斤重的井盖,把棱镜放入井中,若是井内干净还好,可污水井又有几个是干净的呢?顶管测量时,我们需要自己扛着仪器下那几米高的沉井,井下又闷又热,井底又是污泥,下去的时候,鞋基本上就已经湿了,再在这样的环境中架设仪器,对我们来说是中很大的考验,经常测得腰酸脖子疼不说,有时候累了就直接跪在地上完成整个测量任务。

白天里跑完了现场,回到项目上也是不得闲的,测得的数据要导出来反复验算,过程枯燥不说,对施工来讲,一个小数点错了都是天大的问题,这对一个人的耐心和细心程度都是极大的考验。尤其是对一个以往时间多半泡在图书馆的学生而言,这大概是难以想象的吧!但是大春儿坦然接受,并把这当成锻炼自己的机会,从不抱怨,所有分配给他的任务都能够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去做,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也真真切切影感染了其他人,身边的同事都对这个热心负责的小伙子赞不绝口。

琢不成器

大春儿是有理想的好少年,他说他不想做咸鱼,他要趁年轻的时候多积累专业知识,将来也能像“大佬们”一样做出些事业。

然而大春儿也有过懊恼,有时候辛苦的工作会不被人理解,因为附近有居民,距离施工现场比较近,难免生活环境上有一些影响,居民们有了怨言,大春儿他们出外业也时常听到一些抱怨与奚落,“这边漏水了都是你们搞的”,“你们到处挖得路都没法走,烦都要烦死了”,诸如此类,更有甚者一些小孩子在他们测量的时候捣乱,大春儿笑言:我们和那些小孩讲搞坏了要花好多钱,小孩们居然问,既然仪器这么贵,那你们怎么没有买房买车?那你们怎么还在干这个?谈到这时,他也很无奈。后来经过师父的开导,大春儿也不“玻璃心”了,搞工程的一个个都是铁铮铮的男子汉,不拘那些小节,童言无忌笑笑便罢。

但过后我想了很多,测绘是工程的眼睛,是先行者,是领路人,人们说世界上没有华为的信号基站到不了的地方,可是我要说,比华为的信号基站先到的,应该是测绘人吧?很多东西已然是不言自明。

大春儿只是千千万万测绘从业者中平凡的一员,还有很多像大春儿一样有理想有担当又有底气的年轻人前赴后继挥洒青春。老祖宗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湖南话里是“呷得苦,霸得蛮,耐得烦”。像大春儿这样的年轻人千千万,走出校门,迈进职场,什么时候褪去青涩,什么时候凝练出刚强的气质,什么时候能够独当一面,这些都是人生的课题,只希望若干年后所有追梦少年都能交出令自己满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