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

科研文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科研文苑 > 正文

远行•江城

来源:南京地铁项目部   作者:陈毅君   阅读:414   更新:2017年08月30日  
    匆匆一聚首,远远一离别,旧影说散就散,新月不复那年。独远行是亘古不变的,从茂林到沧海,从襁褓作黄土,人的一生究竟要踏足多少丈土地才能窥得圆满?
    七岁那年,抓住一只蝉就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好奇而细致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仿如《童趣》里说的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不同的是余常于浴盆水池处,小溪坑洼积水处,裤及膝,使其出于水;定神细视,以溪为海,以叶为舟,虫蚁置其上,化而成鱼,以流水潺潺为浪,凸石隔断者为礁,神游其中,怡然自得。想象无穷大,睹一物犹有万千,思一景如临天下。再回到课桌旁规矩地读到《我爱北京天安门》时,思绪早已往北方飘去,在毛爷爷的肖像下朝圣,看到了护城河,看到了人来人往,看到了凤凰牌的自行车,一辆接着一辆。那里天高地阔,晴空万里。而事实上,课文的配图里仅就两位小红领巾指着天安门如此的场景罢了。幼年是稚嫩的,但下意识里有对远处的向往,即使他自己懵懂空白一无所知。
    十二岁那年,在‘大海啊,故乡’的旋律里几度浮沉,为此藉海为梦。可当我终于有能力爬上山那边的山时,依然没能见到海,没曾想山的那边还是山。那时流行写信,我和一个叫叶子的笔友交换着书信,其实叶子就是隔壁班那个亭亭玉立的姑娘。我们在信中谈天说地,尝过砸在牛顿头上的苹果,挥着阿基米德翘起地球的杠杆;听过毛爷爷开国大典时不标准的普通话,也迎来港澳的回归;踩过艾青深爱的土地,闲坐易安居士晚回的舟误入藕花深处。我们交换彼此的梦想,她叹高山仰止,我羡碧海蓝天,我们都知道在书本里寻找脚步无法到达的地方。我的老师开始利用空闲时间为我们讲述她见过的外面的美好,然后旁敲侧击地教导我们读书的重要性。其实对于每个渴望生活的人来说,老师讲述的诸多精彩就让人心驰神往了。少年对远方的执念变得愈加强烈。
    十九岁那年,去远处的愿望强烈到无以复加,索性把高考志愿单填满了天南海北,独独就没有本省的。经历了高考的洗礼,我不再如往日那般纯真,我告诉自己脚步无法丈量的距离那就应该借助火车了。水到渠成地坐上开往中原绿城的客运列车,熙熙攘攘。窗外熟悉的植被、房屋和山丘离我越来越远,我心里高兴无比,终究爬过了山那边的山。人总是觉得别人的就是最好的,当我真正到了我认为的远方时,才发现这里对于当地人来说不就是他们的近处吗。更甚的是,此时我心心念念想挣脱的地方,突兀地成了我梦寐以求的远方,我刚出家门,到了别处,现在又跟个傻瓜一样开始怀念远方的那个家了。激烈的内心活动冲击着我,我仿佛顿悟般地知道当时的无限憧憬只不过是个念想罢了,好在这个念想着实让我那段生活充满干劲。梦想太容易实现也许就不是梦想,说不定只是中间的某个环节而已。调整好心态,迅速适应了遥在北国的求学生活。我那时尚未得知就是这个远行的决定,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今后前行的轨迹。
    二十五岁这年,我把成长当路牌,远行这事我得重新考虑。江城这个地方离家算近,熟悉了业务以后,我准备收拾一下心情开始思考今后该以怎样的姿态去生活。我把父母在不远游这一墨矩忽视掉,终究没能拗过男儿志在四方的渴望。为了开疆扩土,就注定要远行。我清楚的知道,我的一生都将和大部分人一样四处奔走,虽说确实实现了青春年少渴望远行的目的,可当一切成为了生活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又没有了目的地。我有时真的像朵云,风往北吹我就到了北边。
    我开始重新思考路遥以何作马力。掌握一项新技能,在熟练它的过程中发现背包里又多出了一个锦囊,远行在于不懈地填实自己的行囊。遇到不同的人,和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仿佛在探寻发现新大陆,远行就是不断地以人为镜,得失间的权衡发现中庸之道。翻开书本,看到《平凡的世界》里少平留在了矿上带着对精神的追求,远行应该在于找到自己而非浏览他人。一切有关成长处处都是远行,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力量奔走远方,也许答案就在不远处。